电视资讯

切文成像浃洽生命

2019-11-09 19:2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锦世,1971年生于山东青岛即墨。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国画系主任,陕西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在读,导师范曾先生。

切文成像浃洽生命

切文成像 浃洽生命

——江锦世先生绘画述评

文 / 付京生

壹.

锦世先生的画,画得从容、宁静、高洁,继承了传统中国人寄托在艺文实践中的充满博爱精神的优良传统。他的作品挂于厅堂,旋即会令人产生室内置满水果香气的幻觉,这是江锦世先生令画面的笔墨、色彩不动声色地蕴含了“水果原型”使然——这是符号学意义上的一种“相似性”使然。

所以,在原则上,锦世先生那即便是“释味十足”的画,也是儒家理想人格、社会责任感的具体体现。

在如上意义上,江锦世先生的绘画,可以被视为是能够用生命来感知和体验的事物。锦世先生的画,是心灵澄静、气息舒坦的人所画的画,细细品读他的作品,可以发现他的画面笔墨、色彩的干净,主要来自其心灵的澄静、其气息的舒坦和其人格的高迈。重要的是,这不仅仅是有意识追求的结果,更多的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这是一种平素多方面的修养积累到一定程度水到渠成式的自然流露。

质言之,锦世先生绘画中的那种从容、宁静、高洁,是隐含在画面的书卷气之中的。所以,看江锦世先生的画,有如浴万古冰湖般的清凉感,也有似沐浩浩春风的舒畅感,从他的《勤修清净》、《修净戒图》等作品的审美效果看,锦世先生作画时,应确有炸雷破山、疾风振海而不惊的宁静和从容,也有若然乘云气、骑日月的轻松与浪漫,所以可以说锦世先生的绘画,是生命能在宁静、高洁、浩瀚的文化河流忘我航行的人所画的画。

切文成像浃洽生命

贰 .

毫无疑问,锦世先生的干净、高迈、生动的画面,确实来源于心灵的干净、高迈和生动。《彖传》说:“凡益之道,与时偕行。”他的《勤修清净》、《修净戒图》以及《夏阴图》等作品,表达的就是在超越的现世世界,让一种有特指且有益当下人文需要的文化精神永久传递的特质。

锦世先生喜画禅宗题材的作品,但他的禅宗题材的作品却又多不借助戏剧性情节来表达,而是借助中国书法的意象意识准确地传达出了中国传统绘画哲学之“和者,行也”的深刻意旨。目的是使欣赏者通过无功利的审美欣赏,让欣赏者通过自身的生命气息在审美欣赏的过程中与画面图像本身的生命气息相激相荡。在这个意义上,江锦世先生的绘画作品,令人振奋地建构了一个又一个自然而然、自由自在而又充满情感精微、理性精神高扬但又切近现代人的文化心灵的文化图象。以此,锦世先生清晰表达出了中国人所一贯崇尚的健康而高迈的人文情操。

锦世先生的《勤修清净》、《修净戒图》、《溪水清音》、《一心皈命极乐世界》以及《夏阴图》等作品说明,绘画中的一切问题,都首先是有益社会人生的文化精神内在于艺术生命的文化问题。从他的《溪水清音》、《一心皈命极乐世界》等等作品看,在他的审美意识中,绘画绝不单单是一个外在的纯客观的知识系统,更不仅仅是纯粹的笔墨游戏,重要的是,绘画不能离开文化脱空而去创作,绘画需要自然、清新、明快,但绝不是轻飘飘的与生命意志了不相干的笔墨游戏。

在《溪水清音》、《一心皈命极乐世界》等作品中,我们看到了锦世先生的“道中起步”、“切文成像”之意象动态表达呈示过程一旦完成,其作品中寄托的文化精神就必定会进入川流不息的文化河流令逝者如斯、令如斯者不逝,让有益社会人生的文化精神永久传递。

概言之,锦世先生的禅宗意趣的作品,多以平常心画成,想法也并不复杂,但这却是宋人陆九渊所谓的“易简功夫终久大”式的“大音希声”之物,故其简单的画面,却是他对当下所亟需之社会价值判断的浓缩与高扬。因此,即便是锦世先生之虚构之图像中蕴含的时空观,也是古今同在而可传之弥久永鲜,而其手法,则是书卷气与人情味了无无殊而永隽永在。

切文成像浃洽生命

叁 .

锦世先生的作品说明,一方面,面对文化文本,他很会判断真伪、文野、美丑,另一方面,则是通过画面对现实的观照,他的作品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漫长的思想观念累积浑厚之后复归平淡的心灵史诗。他的《一心皈命极乐世界》、《修净戒图》这一类的作品,能够让我们用形而上的意识去解读他的作品中蕴含的集体意识,画面因此而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在锦世先生的作品中,一般都没有特别张扬的形式感。形式感过强,有时会使画面变得空洞无力。《一心皈命极乐世界》、《修净戒图》这一类的作品说明,锦世先生追求的是“信仰语法语用”式的“意义场”,他的作品往往有着与人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鲜活性,但那是一种时常游弋于形而上的经典话语的意义空间,受其滋养,潜移默化,生活于如是的“意义空间”,涵泳浃洽,有感而发时,“挥写”出来的“虚拟”的作品。他是用一种文化的真实力量,在得意忘言、得鱼忘筌之中,去打动人心的。

综上所述,锦世先生的“学院写实”能力和他的书法的修养,成就了他的画面的文化含量。他的学院写实能力,可以从他的《坐入梦乡》、《宛若秋水》这一类作品见其一斑;他的书法,源于《张迁碑》《碑曹全》《石门颂》,写得颇有法度,方圆兼济,但自成一体,高迈不俗,而且重要的是,难度极高的微技巧却又不滞碍笔意的顺畅,故跌宕起伏而又气韵贯通,这使得他的作品的画面能似龚贤温润而苍茫,也似梅青晶莹剔透,并且浩气周流——简言之,锦世先生作品图像的文脉来源极为清晰,这就是他的坚实的“学院写实”修养以及坚实的书法修养已均化成一种潜在而自觉的审美能力,他正是用这种具有自觉自觉属性的能力,画成了《一心皈命极乐世界》、《修净戒图》这一类 “心起丘壑”而“不累于外物”的作品。

肆 .

重要的是,也正是锦世先生的书法意识,使得他的“学院写实”有了造型重建的意味。犹如宋代牧谿画的猿猴,其姿态造型内部支撑着中国书法意象的神采和骨架而令魅力顿生。锦世先生的《坐入梦乡》、《宛若秋水》,其图像内部也有着对中国书法意象及境界的理解与把握。从这两幅作品看,《坐入梦乡》、《宛若秋水》的图像,虽有着丢勒的严谨,也有佛洛伊德的结实,但人文意识却绝对是中国的。

《坐入梦乡》、《宛若秋水》的图像表明,整体意象上的“书法性”,并不是仅仅依靠线条的书法意识和笔墨的浓淡关系取胜。因为我们这里所说的“书法性”,主要是指“书法精神”在“具象写实”中的内在支撑(正是这种支撑,使得我们能够通过“具象写实”看到“抽象的”人的“生命意态”的存在)。

具体而言,锦世先生的画面造型,无论是他的《一心皈命极乐世界》、《修净戒图》这一类的“心起丘壑”而“不累于外物”的作品,还是他的《坐入梦乡》、《宛若秋水》这一类有着“现实依托”的“具象写生”作品,都无不是以一种“隼卯”式的以“心起丘壑”为原则的重建手法“再现”了一个可供我们宣泄怀古之心的地方、提供给了我们一种可以寄托我们现世情怀的形式。

于是,这就难怪与锦世先生的绘画邂逅,顿时会觉得他的画面表达的精神和情感离我们的心灵很近,并且,总是因此而能令我们感到莫名的欣喜和惊奇,在他的作品面前,社会现实带来的躁嚣,会突然安静下来。

总之,“和者,行也”,在锦世先生作品面前,我们突然安静下来的心灵,会在忘我中,进入他的画面所表达的意象世界。徜徉于其中、翱翔于其中。

这是一种游弋于前述的形而上的经典话语的意义空间,涵泳其中,受其滋养的纯粹的审美体验。

这是一种审美欣赏的过程,就是生命成长、升华的过程,一言以蔽之,在“生活”于如是的“意义空间”之时,我们能够体验到文化的真实力量与我们的心灵一起激扬、浃洽和成长的大快乐——锦世先生的绘画,还有他的书法,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显示其特殊的文化魅力与审美意义的。

艺术家 | 艺术品 | 艺术长安| 艺术生活

femaleviagra水的

伟哥是什么_伟哥是什么意思

原装伟哥多少钱

希爱力和万艾可_希爱力和万艾可哪个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